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拒绝绿帽





拒绝绿帽



第一章 初识

我是一个大学生,个子不高,好吧,既然不能高大,咱就魁梧吧,横向发展也是不

错的,于是常年的健身房生活,造就了阿诺一般的身材

  主角介绍完了,也废话不多了,故事开始吧,小时候没念好书,高中最后阶

段抱佛脚,勉强考了个三流大学。



  和往常一样,我没事溜跶在校园里,梦想着能撞到一个美女,然后开展一係

列俗套的剧情,「啊」

  没撞到美女,撞到了学校的宣传墙。

  好在我早已练的是铜墙铁壁,没事,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擡头就看到了墙上

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驴友活动,费用自付,内有美女,招壮男若干。

  「内有美女,招壮男若干」

  还没看完,我嘴里就念叨着,眼睛一下子直了,想起了在宿舍看的云南混帐

门,这种机会怎幺能错过呢,摸了一下,纸还点湿,说明还是刚贴上去的,胶水

没干,我四下张望了下,确定没人后,唰的一下,撕了下来,然后撒腿就跑。

  我一个人单刷好像扛不住啊,算了便宜那帮臭小子了。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面一个人也没,又去了隔壁的宿舍也没人,于是从床

下拿出个喇叭,站在阳台上,喊:「宿舍里来了个美女找人,你们谁叫来的,速

度来XX号,美女马上要走了。」

  嗖嗖嗖,阳台和宿舍门之间只有10米,我没走完,就发现已经来了好几个

人了「美女呢?」

  「没有美女」

  「二爷,你耍我们啊」

  二爷是我的外号,有段时间我想蓄个鬍子,好久都没刮,长得又长又密,而

且我肌肉发达,打架牛逼,跟关二爷一样,所以大家就这幺叫了,不过后来发现

长了不舒服,就刮掉了,大家叫顺口了,也就这幺叫了。

   「啪」

  我把那张纸甩在桌子上,那几个常年在电脑前看AV打飞机的初哥,女孩子

手都没拉过的宅男,眼睛一下子就绿了。

  第二章 初识

三天后。

  纸被我拿走了,自然而然的没有其他人可以看到,没有了竞争对手。

  通过了纸上的联繫方式我们几个非常顺利的,得到了此次与美女混账的机会

,当然只是我们一厢情愿而已,特别是几个龌龊宅男已经在补脑了,幻想着在荒

郊野外,清澈的湖水中,美女们赤裸着戏水,到了晚上寂寞的美女们,在篝火旁

一个个鬼故事的,吓的睡不着然后爬到他们的睡袋里,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人,

各种不纯洁啊。

  这一天,我们几个早早的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已经站着七八个人女生了,美

女有,而且不止一个,还有很多,特别是有一个长的跟天仙一样,熟悉各种校园

花边新闻的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我们学校隔壁的名牌大学里的校花, 我在学校

的QQ群里听过这个女的,没想到也来了。

  可是我们没想到的是,漂亮的花都是有毒的,美女们笑嘻嘻的伸出一根根纤

细的手指,指向了那成堆的行李,这哪是旅游啊,这是搬家啊,看着那几个手淫

过度,身体空虚的宅男艰难的与一个个大包斗争,我终于明白为什幺是招壮男了



  忙了半天,我几乎搬了大一半,而那几个跟死狗一样,趴在大巴的座位拚命

的喘着气。

  这次的组织人是个女的,长相挺清秀,典型的江南女子,在路上叽叽喳喳说

个不停,各种注意事项,各种旅游咨询,不当导游真是可惜了。

  她给我们每人发了个小牌子,可以扣在衣服上,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名字,大

家戴上后,我把头往后伸,偷看那个坐在我后一排对面的那个仙女,当然是这里

面最漂亮的喽,白皙的皮肤可以掐出水一样,粉嫩的嘴唇忍不住想让人咬一口,

细长的眼睛流露出万千风情,虽然她穿的衣服都是普通的地摊货,但是穿在她身

上有这十二分的诱惑,一件贴身的T恤衫,将她的饱满高耸勾勒出一条迷人的轮

廓,下身的牛仔裤紧紧包住了她的屁股,这女人的屁股不大,反而很小,但是挺

翘,是我的最爱,不像很多中年妇女一样,屁股大的不得了,一个椅子都不够屁

股坐的。

  小巧而富有弹性,用手指戳一下一定会像皮球一样弹回来,我邪恶的想着,

可惜她穿的是运动鞋,把精緻的小脚包的严严实实,没有穿的是凉鞋或者高跟鞋

,不然那粉嫩的脚趾一定可以让我大大的意淫下。

  她旁边的那个美眉就不一样,和她不是一个档次,穿的很华丽,一看就是全

身上下都是名牌,但是和她一比,就差得远了,像一个榜上大款的富婆,穿的都

是最贵的,让人一看就是被人包养的,而她就像一朵雪花那样冰洁,朴实着也能

美丽,果然和外界的传闻一样,乱世妖姬啊。

  趁着她喝水的时候,我把头又凑过去了一点,看到了她牌子上的名字倪雅,

不过偷看的举动被发现了,她一把摘掉了牌子,不知是衣服太紧,还是她的胸围

太过饱满,她一拽,引起了一阵乳波,隔着衣服两只大兔子顽皮的晃动着,不甘

的想要跑出来透透气,倪雅用护住了胸口,我看的眼睛发直,心里燃起了慾火,

下体也有了反应,想不顾一切冲过去,撕开她的衣服,抚摸她胸前的柔软,将她

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哼」

  倪雅发现我看到了她的窘状,似乎有点生气,狠狠的瞪了我一下,不过在我

眼里,她像是用十万伏特的电流点电了我一下,我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她生气

的样子也是那幺的好看。

  我像个木头的一样头朝后愣着,双眼睁的很大,就差嘴里流口水了,完全是

一脸猪哥相。

  我俩的反映都被倪雅邻座的美眉看在眼里,特别是看我的头一直露在外面没

缩回去,她直接笑了出来,清脆的笑声引来的大家的侧目,大家都盯着我看,我

猛一下醒了,感觉把头缩了回去,尴尬的用手抓抓头装傻。

  「小雅,你看那个大叔,笑死我了,好傻啊,好好玩。」

  那个小美眉很无良的捂着嘴在倪雅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汗死了,我跟你们差不多大啊,怎幺成了大叔了,就是鬍子多了点啊,下次

一定要刮乾净,嗯嗯「哪个男人看我不是这样的,一副想把我扒光的样子,想起

他们的表情我就噁心,哼,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个样。」

  倪雅一脸厌恶,手还放在胸前,像是怕我的目光弄髒了她的衣服。

  那个美眉似乎习惯了倪雅这样子,也没多说了,只是一直用小手捂着嘴偷笑

,倪雅没好气的看了眼这个成天幸灾乐祸的家伙,不知道她的脑袋瓜里又在想什

幺了。

  一路上,我神游太虚,脑子里不停的幻想着倪雅的身体,下体硬着有点发痛

了。

  又过了会,车停了,看着仍然是成堆的行李,一众男人都苦着脸了。



  第三章 灾难

美好的幻想总是残酷的,到了晚上在营地里并没有发生什幺旖

旎的故事,我们几个男生被迫挤在几个帐篷里,半夜三更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不好

的预感,我起身离开睡袋,坐在篝火旁边,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感觉着,我从小

就有着超过常人的灵觉,预感一向是很準的。

  慢慢的一幅幅画面在我脑中呈现,非常模糊,我想抓住它们看个清楚,看是

怎幺抓也抓不住,就已经消失了,不过一定有事。

  我跑到每个帐篷边上试图把大家叫起来,但是没人相信,特别是跟那些女生

说的时候,换来只是嘲笑,老掉牙的泡妞方法。

  没办法了,心底下私慾的作祟,我也对不住大家了,你们不相信我,我提醒

过你们了,但是你们都不听,我跑到了一个蓝色的帐篷里,将还在睡袋里裹得严

严实实的倪雅连着睡袋一把扛在肩上,不管她怎幺扭动放抗,怎幺咒骂,也不放

她下来,拼了命的往高处跑。

  很快的,不知从哪里来的水流,席捲着泥土石块,无可阻挡的横扫了山脚下

的那块平地。

  我扛着倪雅站在山上目睹了一切,她也没有声音了。

  事后,我和她一起去了营地,已经面目全非,都是泥土和石块,我们也没有

看到大家,想是早已被水流沖走,活不了了。

  行李都没了,在荒郊野外我们无法与外界联繫,又是三更半夜的,我只好带

着倪雅找个地方过夜,这个小妮子虽然像丢了魂一样,两眼无神的,但是防範意

识还很强嘛,我想去拉她的手,一把就被拍掉了。

  我们在一块山壁下面休息,现在是夏天,但是半夜还是很冷的,我提出和她

共用一个睡袋的建议,被她严厉的拒绝了,还是警告我,如果我敢干什幺,她就

把我小鸡鸡咬掉,这幺残忍的女人,我的下体一阵凉飕飕。

  我只好起了篝火取暖,透过摇曳的火光,我看到了裹在睡到里,背对着我的

倪雅,身体微微的颤动,一看就是在哭,我的同情心一下子就起来了,坐到了她

的旁边,微红的眼睛紧闭着,眼泪从长长的睫毛上滴下,孤男寡女的条件下我竟

然生不起一丝邪念,看着她哭的样子我心底深处有些疼,她的泪水像是滴进了我

的心,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我温柔的用手抚摸她的秀髮,她的头髮好滑,还有

她身上传来的清香,我一下子轻飘飘的,她感觉到了我的手,身体猛的一颤,也

一下子把我拉了回来,把手拿开了。

  她好像非常怕男人,有人跟她接触了,她的反应会很大。

  「你很难过吗」

  「……」

  她不说话,眼泪一直流,美丽的眼睛都肿了,像是两个大桃子,看的我一阵

怜惜。

  沈默了许久「你能跟我说说话吗」

  她主动开口了直到天亮,我们一直在聊天中度过,她说了很多,我对她也有

了新的认识,她很害怕,身边的朋友一下子就不见了。

  她还说了好多,有关的她小时候的事,她说她有个很疼她爱她的父亲,但是

有一年之后,她恨她的父亲,有了别的女人,抛弃了她和她的母亲,她的眼神里

充满了恨意和暴戾,究竟是什幺让这个应该美丽天真的女孩变成这样,我似乎察

觉到她对男人的厌恶是怎幺来的了。

  后来她打听到他的父亲死了,倪雅骂他死有余辜,被判了爱情,说天底下的

男人的都是负心汉,都是混蛋。

  我尴尬了,赶紧辩解两句「我可不是这样的人,你看我还救了你啊,你不用

怕,以后只要有我朱大大在一天,保证你没事」

  我努力的想要安慰她。

  朱大大是主角的名字,为什幺到了第三章才说,因为是作者忘记了,啊哈哈

哈。

  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你父亲是怎幺死的」

  我随口问了下「不知道」

  「别人没有跟你说吗」

  「没」

  头低下来了,看来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也许我可以帮你」

  我看的出她很想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第四章 问米

作者鸡先生

没出意外,天亮后朱大大和倪雅下了山,因为东西

都被沖走了,无法联繫外界,两人走了小半天才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途中这小妮子倔强的不得了,从小就长得漂亮,那是给人当小公主对待的,

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没吃过一点苦啊,那幺远的山路,哪里受得

了,在半道上我就看出不对劲了,走走停停,时不时伸手去摸摸腿,我要背她,

死活不肯,到后面眼睛都红了,还撑着,我实在不忍心了,给她找了个树枝在拐

棍,让她把手搭在我肩上,就这样,两个人磨磨蹭蹭到了一个镇上。

  当地派出所里,我们说了昨晚的事情,录了口供,但是不能走,因为估测死

伤严重,还得派救援队去找,他们要先向上级领导汇报,我们就被留了下来,倪

雅跟着一个女警察去了她家住,我则跟着一个男警察。

  在这地方足足呆了一个星期,确定人一个都活下来,当地政府非常重视,出

了那幺大事,把出事地点都封起来了,我和倪雅两人则被专车送回了唸书的上海



  回来后,我们回了各自的学校,刚落脚我就被校领导秘密接见了,先是臭骂

了一顿,说不能私下组织活动云云,然后委婉的表达出封口的意思,愿意送我保

研,我当然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也委婉的谢绝了,并提出了精神安慰费。

  在跟几个校领导吐沫横飞的讨价还价之后,我揣着钱满意的坐着大巴回了老

家常熟,心里那个美,四年的学费全给我吐出来了,学校里还给我放了大假,那

几个该死的课也不用考了。

  「倪雅,这里这里」

  闷热的候车大厅里,一个靓丽的身影似乎使得空气也凉爽起来,她今天穿了

一身蓝色的连衣裙,过膝的裙摆下是一截嫩白的小腿,白的炫目让你无法直视,

一双高跟凉鞋也让我第一次看到了她的诱人小脚,圆滑粉嫩的脚趾白里透,精致

的小脚目测不超过35码,特别是她刚刚站着累的时候,脚趾微微的向里缩,想

要舒展一下,我就真想冲上去,脱去的她的鞋子,将不足一握的小脚放在手中把

玩。

  在我们分手之前,我们互留了电话,倪雅的学校还没有放假,我就一直在老

家等着,今天她放假了,就直奔我这来了,家也没有回。

  一段时间不见,她有点瘦了,兴许是上次的事吓到了她,不过她还是的那幺

美丽动人,瘦一点我更喜欢,呵呵。

  朱大大心里有一点郁闷的是,倪雅穿的这双鞋跟不是很高,但是穿了以明显

要超过了朱大大同学的海拔,看的他一阵自卑,哎,都怪爹妈生的不好。

  没有闲聊,朱大大带着倪雅直接去了乡下,那里是他的老家。

  下了计程车以后,乡下的路不好,只能走着了,一路上不少熟人看到我领着

个大美女,都夸我能干有本事,找了个仙女,我当然不会解释了,只是一个劲的

用手挠头,不停的傻笑着装傻,出奇的事,倪雅竟然没有吭声反驳,这可不像她

的作风啊,难不成她真的看上我了?不会的,我还是有自知之名的,应该是现在

有求于我的关係吧。

  不用看我也知道,她的小脸现在一定红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哈哈哈。

  「现在我们要去的是我奶奶家,你看到什幺奇怪的别乱说话啊,我到了那里

就能帮你了。」

  我也是第一次和倪雅说起,之前我只是说能帮她,具体的都没说。

  我领着倪雅进了我奶奶家,在院子里已经有几个人了,我拉着她的手,她没

有甩开,带到角落,弄来两张凳子坐着,我也蹬鼻子上脸,无赖兮兮的一直握着

,没有鬆开,原来女孩子的手是这幺好摸的啊,软软的,就像没有骨头一样。

  我把嘴凑到倪雅耳边,她秀髮的香气让我一阵蕩漾,附耳跟她说「你看那个

人」

  我指着那个院子里几个人中的一个老太太「那是我奶奶,她很厉害的,那些

人是来找她问米的」

  看到倪雅眼神里的疑惑,我也没有跟她解释,只是叫她好好看,不要说话。

  那边开始了,那几个男人的穿着不像是本地人「四婆,我想在叫我叔叔上来

啊」

  那个为首的男人说着蹩脚的普通话,他跟我奶奶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一张

大方桌,上面放了好多东西。

  还有几个男的都是站在他身后,跟电影里的黑社会一摸一样。

  「我知道,你又想叫你叔叔起来帮你看马了」

  「是啊是啊,我特意从香港又跑过来的,你四婆本事大,谁不知道的,你就

在帮一次吧」

  「好吧,我也算是在积德了」

  四婆站了起来,在桌子上的一个碗里抓了一把米,啪的一下撒了出去,然后

还起一张黄纸,在蜡烛上点燃了,用手拿着一头,在空中比划着,嘴里还叽里咕

噜的说个不停,慢慢的,也许是错觉,屋子里的光线似乎变暗,空气也变冷了,

一股股不知道来的风拚命的吹着,蜡烛的火焰从笔直的开始摇曳,幅度越来越大

,我奶奶四婆的脸上也好像有一道绿光照着,整个屋子散发出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突然蜡烛的火一下子灭了,四婆一屁股做在椅子上,手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大喊一声鬼门开。

  「又是你个臭小子,是不是来给我烧东西了啊」

  四婆整个人就像个人似的,除了脸还是那张脸,其他的气质神态完全是另一

个人,最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声音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三叔啊,你在下面过得怎幺样啊」

  那来问米的男人很激动。

  「我在那吃得好,住的好,还有妞泡,你说好不好呢?哈哈哈,我看你小子

要不要来陪陪我啊」

  「我可不要,我在上面还没玩够呢,对了,先不说这了,三叔啊,你可要救

救我啊」

  「你小子又去赌了啊」

  「是啊,你可要救我啊,我从香港过来,特意带了这次的马报,你给我看看

吧,透露点情报啊」

  「你个混小子,十二号肯定赢的啊」

  「是不是真的啊,上次也是十二号啊」

  「谁叫你我上次没有找我啊」

  四婆身子往前一探「对了,乖侄子这次你要烧什幺给我啊,我们这缺个彩电

,你烧个给我吧」

  「啊,还要烧啊,我都给你烧了多少了啊,房子车子马子你都有了啊」

  四婆突然目露凶相,双眼看着绿光,用力一拍桌子,「你敢不烧,我会来找

你的」

  阴森的声音拖长了「我烧,我一定烧」

  那人被吓到了,肥胖的身体一下子倒在椅子上,若不是椅子有靠背,就摔了



  他后面的黑衣人拿出毛巾给他擦汗,房子里的异象也消失了,四婆的声音也

恢复了,跟他说他三叔回去了,那人连忙点头感谢,从他小弟口袋里抓出一叠钱

,塞给了四婆,然后带着人走了。

  看来想一下子让倪雅接受有点困难,她吓得不轻,小脸苍白,我忍不住佔便

宜摸了一下,冰凉的,还有她的手握在我手里,手心里全是汗水。

  「大大啊,这是谁家闺女啊,长得那幺俊啊」

  我奶奶看到孙子牵着个仙女般的人物,别提有多精神了,眼睛都笑的跟朵花

一样了。

  跟奶奶说了一声后,她还要帮人问米,等等忙完了给我们做好吃吃的,我就

带着倪雅进了房间。



  

第五章 真相


倪雅和朱大大进了房间,当然不是干什幺龌龊的

事,而是要帮倪雅问米。

  「刚才好吓人啊,你奶奶演的真像啊」

  「什幺演的,这是真的」

  我瞪大眼睛,原来这小妮子还没信啊。

  「不信,我在大学里学的可是心理学哦,什幺鬼怪都是你的潜在心理暗示而

已……」

  倪雅说了一大堆术语,看来不让她见识下还自己真不信了「你过来坐着」

  我拿了张椅子给她,又搬来张桌子,打开了柜子,里面拿出来蜡烛和米等工

具。

  「你也会」

  倪雅很惊讶,外面的老婆婆神神叨叨的就算了,生活在21世纪的年轻人也

会信这个。

  「当然了,我们家三代单传的,就我一个会了」

  很快和外面一摸一样的场景布置好了「我来帮你问米」

  后面用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嘀咕了一句,千万别搞砸了,其实朱大大也是第

一次做,以前只是在奶奶的帮助下学习过。

  现在倪雅和我是面对面坐着的,她太漂亮了,为了不受影响,我闭上了眼睛

以达到注意力集中,倪雅变成了一个好奇宝宝,睁大了眼睛看着,生怕错过哪一

个细节,脑子里想着他又耍花样。

  先是抓起一把米,彭的一下撒出去,要魂游地府,就要用米,米可以打开阴

阳路。

  念一段经文,拿起準备好的黄纸就是符,在蜡烛下点燃了,等待燃尽。

  拍可以拍开鬼门关,手拍桌子的一瞬间,温度降低,阴风阵阵,和外面都一

样,不过这次有一点不一样,朱大大的脸变成了红色,很邪。

  「小雅,是你吗,好冷好冷」

  朱大大的声音也完全变了。

  好像是真的很冷一样,双手抱在胸口,不停地哆嗦。

  「爸」

  多少年的想念,不管是思念还是仇恨。

  倪雅虽然没说,但是我知道她已经信了。

  「爸,你为什幺当初要抛弃我和妈妈,难道我们做了什幺对不起你的事吗?



  她哭了,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流,掉在了桌子上。

  朱大大瞪大眼睛,目露凶光,「对不起?你还有脸跟我说为什幺,当年那个

死贱人勾结情夫把我害死了,弄得我现在不得超生。」

  越说越恨,朱大大连上青筋暴起,牙齿似乎要咬碎了嚥下肚。

  十一年前,倪父出差,提前了一天回家,手里拿着刚买的鲜花,想要给老婆

一个惊喜,刚进家门脸一下子黑了,瞬间怒发沖关,有一双男人的皮鞋,还有一

双高跟鞋随意的散落着,擡头可以看到男人的女人的,外套,裤子,羊毛衫,倪

父抄起一把在门口摆放着这金属雨伞,往里屋走,一路上,各种衣服,还有一套

情趣内衣,倪父拿起地上的内裤,这是他给老婆买的,但是倪母嫌太暴露了从来

也没有穿给他看过,红色的镂空内裤已经湿掉了,倪父死死的攥在手里,手上的

青筋暴起,伞也被捏的有些变形了,来到她们夫妻的房门口,里面时不时的传来

娇喘和淫声秽语。

  「我插的你爽不爽啊,我的大还是你老公的大啊」

  「不要叫人家回答这种问题嘛」

  「啊。。

  不要停,你的大你的大!」

  ……一脚踹开了门,那张曾经只有他们两人才睡过的床上,两条肉虫在交缠

这,那男人躺在床上,女人坐在她身上,不断的起伏着,屁股不断的扭动迎合,

隐约可以看到一根粗长的鸡巴在狠狠的来回抽动,他们身下交合处的床单都湿透

了,黄的白的都有,雪白的双乳在空中抛飞,两只黝黑的大手死死的抓住了它们

,揉捏着,变幻出各种形状。

  啪的一声,那条内裤被狠狠的扔在了倪母的脸上,看到自己的老公突然出现

,时间凝固了一样,正在交欢的两个人傻了。

  倪父没有说一句话,上前一把将倪母推到在地上,拿起手中的铁伞狠狠的抽

打着姦夫,出于被动,而且惊吓到了,那男的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被打的身上皮

开肉绽,鲜血滴落在床单上,像盛开的梅花,不过是黑色的。

  「不要打了」

  倪母不知道哪来弄来的枪,用枪抵着自己的脑袋。

  「你不要逼我」

  倪父放下了手中的铁伞,多年的夫妻感情不是一下子就能泯灭的,看到自己

的妻子要自杀还是紧张了。

  「不要啊」

  看到了倪母将钉在自己头上子弹上了膛,要扣动扳机了「崩」

  倪父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洞。

  倪母的情夫是个警官,事情很快被压了下来,而倪雅自然也不会知道真相是

如何的。

  「我不知道啊」

  倪雅也陷入了短路,刚刚的几句话和这几年日日夜夜的回忆都完全不同,到

底是怎幺了,她的认知被颠覆了,温柔持家的母亲,啊,我的头好痛,她双手抱

头,将脸埋在桌子上的水渍里。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乖女儿,你下来陪我吧」

  朱大大凶相毕露,一把拉住倪雅的马尾辫,将她埋在桌子上的头擡起,双手

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按到在地上。

  「呕」

  倪雅无法呼吸,眼神涣散,舌头都伸了出来,脚乱蹬,双手死死的想要抓住

朱大大的手臂,但是他的手臂太粗了,自己的小手完全不能掰开。

第六章


一处酒吧里,有一位美丽的小姐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酒,看来

又是一个失意的伤心人在买醉了。

  她很漂亮,引得众人侧目。

  我叫倪雅,熟悉我的人都叫我小雅,我本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美丽贤惠的

妈妈,帅气多金的爸爸。

  可是在我小时候爸爸离开了我和妈妈,妈妈说是爸爸不要我们了,我很伤心

,非常的恨他,认为他自私无情,后来我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身边也出现了

无数在我印象里跟父亲一样的男人,我变得冷漠,变得讨厌男人,他们都是和父

亲一样。

  直到有一天,有个男人出现了,他帮我弄清了真相,我痛苦,为什幺会这样

,我的头很痛,天彷彿在转。

  在父亲将要带走我的时候,我很平静,这样也许我不用痛苦了吧,放弃了抵

抗,任由脖子上的双手慢慢的将我的生命挤压。

  「冤冤相报何时了,今日犯下的罪孽,他日自会报应,你何必执迷不悟呢」

  「老太婆,他们害的我不得超生,我要让他们都死无葬身之地,你别碍事,

不然我第一个就杀你。」

  被倪父上身的朱大大将手中的倪雅扔开。

  一番争斗后,倪父的鬼魂自然被四婆收服。

  「我怎幺教你的,你还记得吗,你个青肚皮猢狲精」

  我低着头站着「记得,问米有三不问,不问己亲,不问冤死者,不问无名无

姓」

  「哎,我们这一行有那幺多的规矩,就是怕怨鬼缠身,可你明知故犯」

  「我不知道他是冤死嘛吗」

  「哎呦,你轻点,有人看着呢」

  我的耳朵被奶奶拧成了麻花「你会不知道?你下去找他上来的时候会看不出

,就这样子还想骗奶奶。」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